千千小说网 > 深空彼岸 > 终篇 第151章 多了个三千岁的子嗣

终篇 第151章 多了个三千岁的子嗣

千千小说网 www.77xs.us,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昔年,王煊待母宇宙神话熄灭一段岁月后,动身上路。

    仔细算来他自踏足上一纪的旧中心再到超凡迁徙直至冰封,共有1309年,比别人经历的更短暂。

    不过地在永寂时代活跃了数千年,只身流浪在没有神话命运的漆黑深空中,横渡过无数重宇宙。

    错乱时空海和浮舟净土,我那时化身为乌二郎,真是,一段青葱岁月啊。

    “时间都去哪了,飞快流转又是一纪。”王暄有些感触。

    那时他来到超凡中心4年多,自平天书院进入时空交错地和自己化名为乌天的侄子相遇。误入秘地,他们在浮舟净土结识若楠、白泓、金瑶等,随后,更是去抄了真圣后院。

    当时无论是王煊和乌天还是浮舟净士的人,都收获很大,相约3000年后再去挖穿秘境接着采药。

    转眼间新纪元,都已经流转过去1695年。

    “六叔,救命啊!”王道呼救声音颤抖。

    王煊确实没有去,也没有,觉得王道赴约后会遇到危险,结果自己的侄子却在心中疯狂呼唤性。

    身为真王,他自然会刹那间生出感应,他眉头微蹙已经有所觉是什么事了,凭空消失。

    王煊,一念间,就来到错乱时空海中的浮舟净土上。

    “六叔,我有后代了!”王道苦着脸,心中,滋味难明。

    三千年没来,刚一到就有了好大儿。

    难怪,他喊王煊同赴约时有些扭捏,他自己身为异人也有些莫名的感应,对于当年昏迷中的事,若隐若无间觉察到了什么。

    面前之人,是一个青年,剑眉星目,很英俊,名为王思道!很明显浮舟净士都已经知道了乌天的身份与真名。

    不用谁说,看长相就和王道很相近而且小伙子,没有躺平的那种懒散!特别精神,神采奕奕,给自己老子奉茶呢。

    王道估摸着,这必然是自己儿子有血脉上的呼唤!但是3000年后赴约就多了这么大一个儿子,让他有些风中凌乱。

    当年他喝过安神汤,甚至被他品尝出了某种阴间生物的脑浆,还有腐烂骨头上的金莲,他他昏过去了后面就发生了一些事。

    真王在此,过往种种自然一眼可望到尽头,王煊洞彻真相,眼前的英俊青年是王道和若楠的孩子,不会有错。

    若楠就在旁边,依旧如过去一头齐耳短发干净清爽,漂亮略显英气。

    他们这里很封闭,逃亡在此和外界几乎断了联系,族群难有新的血液加入,她昔日对乌天有好感也就有了当年的一段交集。

    至于王煊自身没有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他没喝安神汤,虽然昏沉过但是自身蒸腾超凡因子,如同雷火炼体。

    一头长发的丽人金瑶看着,轻轻一叹略显遗憾。

    “六叔祖!”王思道上前,认真行大礼。

    “起来。”王煊一把拉住他,自己的辈分嗖嗖上涨,让他有些不适应了。。

    他比王思道也就大两百余岁,结果都成爷爷辈分的人了。

    很快他弄清楚了一些状况,王泽盛夫妇前些年督促长孙王道练功时,曾追溯其过去心有所感,亲临这里早就认亲了。

    王道今日若是不来也肯定要被老王夫妇给打过来。

    “我…”王道面色发僵,笑容很不自然。

    他很想说自己真没心理准备呢,但是了解清楚后他还能说什么!?

    “好孩子!”他一把搂住亲子又拉住若楠的手,他的心境也为之而变躺平的心态遭到严重破坏。

    “要努力了要崛起,再这么下去真成一滩烂泥了。”他自我反省。

    而后就拉着王煊,非要他一起去再抄一次真圣后院并要为浮舟净士一脉消逝的祖先讨个说法。

    “又闹贼了,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吧!?上一纪就有人放肆这次还敢有心进入更为重要的造化园。”

    “上次,应该是真圣残魂持斧劈开的。这次,有人在明抢,我们将人堵住了。他们都没跑掉但我们不是对手!”所谓真圣的后院那些造化园子,都属于古今的老对手魔师的。

    上一纪时,王煊就知道了。

    现在魔师的关门弟子朝晖亲临,他已经成为异人,当年还曾和王煊针锋相对但眼下他到场后,看到王道的刹那立刻惊到了。

    “大师兄出事了,快来!”他快速请援兵。

    这一次不止是该道统的首席大弟子朝夕来了,接着魔师的真身被惊动亲临此地。

    魔师的面色当场就变了,他不止是看到了王道等人,还看到王煊自秘园最深处漫步走出。

    他曾经针对过王煊的,朝晖顿时头皮发麻,他自然早已知晓这位“故人”是新圣。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师尊居然径自走了过去姿态实在是太低了在那里低语:“见过真王。”

    魔师实力高深曾经跟着旧圣远征,在彼岸时王煊掂量诸祖魔师也在场,被特别捶了一顿怎会不知眼前之人的恐怖!

    魔师在旧圣中也有关系近后面更是知晓1号源头的补神秘真王就是王煊!

    事实上自从五百多年前降服虫形真王后,听了黑天和羽王的那些话王煊也没刻意瞒着了,因为6大源头合一时,他会暴露时间不远矣。

    所以很多人都知道了他是真王。

    “真王!?”朝晖震撼了颤栗着,当年的对手怎么一纪元就到了这个高度!?让他师傅都敬畏让地浑身发抖内心惶恐不安。

    王思道震撼了!!自己新认的六叔祖比之6破大能太爷王泽盛还恐怖一大裁!?他呆住了!!

    浮舟净土的人还有魔师道场的超凡者,这一刻全都瞠目结舌如同泥塑木雕心头翻起滔天大浪。

    “拜见真王!!”魔师的首席大弟子朝夕醒悟,顿时很多叩拜下去。

    王煊撇了一眼朝晖让他险些昏厥过去,惊惧到极点。

    “从时光漩涡中坠落出来,古代圣贤转世!?”王煊看着他。

    这是过去听到的传闻,现在发现是假,不过是天生亲和时间法则罢了,是魔师道场的人为他造势。

    然后他就不理会朝晖了而是看向魔师道:“是你杀了浮舟净土那些人的真圣祖上吗!?”

    魔师急了赶紧解,道:“不,另有其人!他们相对旧圣而言可称新圣,但也已经死在必杀名单下了我不过是后来接手此地。”

    快速告知那是一个圣者小联盟有数人活跃在十几纪前但如今人都没了。

    王煊一眼望去,时光流转追溯到十几纪前,确实和魔师无关。

    重临昔日的药园子,身为真王他追溯后也摇头了。

    浮舟净土的祖上除了其中那一位,那些人几乎都没有一丝烙印与痕迹留下死的很彻底,王煊也不能改写什么。

    他摆了摆手,没有和魔师一系多说什么,这么多年该道场拼命和古今化解昔日旧怨,古老板和王煊打过招呼了没有必要再计较。

    王煊回到浮舟净土最终复活了那个还有执念,留有一线生机的持斧的少年真圣,此人和浮舟净土一脉“沾边”。

    这位真圣很刚,当年在超凡光海还曾拎着大斧子,追着理亏的手机奇物砍个没完。

    王煊留下部分黑乎乎的“药渣”,还有一些经文,重点感谢了金瑶、白泓、若楠,飘然离去。

    当年酿造的药酒给了侄孙王思道,积淀纪元,也足够成熟了。

    ‘时光流传305年过去,自新纪元开始到如今已经整整两千年。

    上一纪这种相近的节点,超凡源头都已迁徙了,王煊平静地俯视着整片神话大世界,超凡更迭无论是推迟还提前到来,他都无所谓坦然静待6大源头最终归一。

    “那只龟,可真够懒的,大概又要错过了吧?”王煊想到,上一纪永寂时期在旧中心宇宙看到的那只奇龟,现在还没来估计又睡过头了。

    不过这次的路程确实也太遥远了,那头龟就是拼命努力跑上2000年也赶不到这里。

    想到那只龟王煊下一刻来到异海,当年曾在这里垂钓更是是得到五组因果钓竿,还曾和一些熟人相识。

    这些年自然和们走动过,而且次数不是很多,成为真王后也就更少了

    若是,能够一直这么平静下去,王煊没有任何意见。不过万一6大超凡源头合一,出现种种变数那他真的又要再次提剑沐浴血与火了。

    “上一纪路无法在异海发现秘境,当中蛰伏着的养伤的绝顶异人。后者在本纪元投靠了2号源头的6破大能混天,异海还在绝顶异人被我击杀了。遥想当年我和路无法何其弱小,险些就死在异人手中。”

    当想到那些王宣便抬头,在异海深处发现了路无法,这算是他的半个弟子常年在这里闭关。

    新纪元他也和路无法照过几次面,送给他部分经文与大药。

    “无法,过来喝一杯。”王喧召唤。

    “王师!”现如今,路无法已经踏足在超绝世领域,倏地睁开眼睛看到了隔着时空铺展过来一条神圣光路。

    接着王煊又喊人;“玄天、金羽、黑鹤,过来小聚。”

    “来了!”这三人,看到金光大道铺到自己的闭关地后皆纷纷动身,并不拘谨与矫情,性格使然。

    上一纪雪白大龟玄天,还有金翅大鹏的后代金羽,都曾在异海和王煊假打而后把酒言欢。

    当然促成他们认识的起因人物一卓嫣然,也被邀请赶了过来。

    不止如此她的好闺蜜安静琪也和她联袂而来,此外还有她们的挚友夜琳。

    事实上她们都指向同一源头——真圣黎琳,都是她昔日斩出去的二分身,当年都有迹象表明这一切。

    只是,卓嫣然较为特别,属于黎琳的一种新尝试。自幼开始寄养在卓家,早先没有和主身过于紧密的联系,长大后才知晓本质,故此和安静琪成为黑闺蜜,互相针对较量很多年。

    如今,安静琪、卓嫣然、夜琳和王煊其实都熟的不能再熟了。因为,都想曾回归黎琳真圣身上,现在,不过是黎琳知晓后以分身踏月而至。

    那座岛屿,一群人饮酒,上一纪,依旧是在眼前,他们还曾感慨:不知下一纪,是否还能有今时此景!?

    如今,他他们相聚了,已经开始,眺望下一纪元。

    月色朦胧,安静琪、卓嫣然、夜琳微醺,在夜月下起舞非常曼妙。

    路无法是个修炼狂人,喝酒时也在思考某个修行上的问题,竟走神而后意外顿悟当中。

    玄天、金羽、黑鹤喝多了,在岛屿上提着酒壶踉踉跄跄敬下一纪元,期待未来渴望6大超凡源头融合归一。

    王煊安静地坐看,望穿深空注视未来,那里一片朦胧模模糊糊,居然,让他这个真王都看不透。

    “新纪元,追赶超凡的脚步声竟未出现,这么多年了它跑哪里去了!?没在追赶诸祖。”他自语。

    “小友你又来了,我的真身是否还能挽救一下!?”岛屿,其实是一头石龟所化,属于,在旧中心呼呼大睡的那头老龟的遗蜕,曾经帮过王御圣,此地的老躯理应媳灭最后一缕元神之光,不曾想还残留并复苏。

    “等吧,你的真身没问题下一纪会出现。”王喧说道。

    当石龟得悉真实情况后差点撸胳膊挽袖子去找真身算账,太他么懒了,连着耽误两个纪元,还不长教训,依旧在睡!

    时光飞逝又过去了三千年,新纪元,竟撑到了五千年之久,超乎所有人的预料,但是,某些征兆开始出现了。

    比如超凡光海浪涛略微暴烈了,源头偶尔会震动。

    “6大超凡源头归一,究竟是盛景璀璨还是终火海无边、剑气乱天动地!?”王煊静坐,道行越发高深莫测。